今天是:
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农村金融是否能扎根中国青姬木属

时间:2019-10-09 16:32:36 来源:峪源农业网 浏览量:0

中国农业银行的样本小额贷款项目,也是其唯一一个小额贷款项目,位于中国西部一个干燥山区,项目办公室小而整洁。这个项目始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由澳大利亚的对华援助资金发起,在中国三个贫困县开展工作。该项目每次只发放不超过250美金的贷款,但是这已经成为当地农民的福祉。他们用贷来的钱买鸡、种子、甚至可以开办出售各类日用品的小卖部。

但是这个项目本身盈利吗?办公室位于青海省的中国农业银行青海小额信贷项目梁富贤承认,此项目并不能真的赚钱。他说,近几年的利息收入基本不能负担项目的成本。"成本很高,"他说。因为银行聘请的贷款人员必须到最偏远的地区回收贷款,而且在很多情况下,贷款并不能及时偿还。

直到最近以前,中国并不操心那些勉强收支平衡,甚至亏损的银行项目。农村金融更多被视为一种社会福利、带有扶贫的目的,而不是出于商业目的。

然而,随着中国农业银行打算明年上市,有人担心银行的新股东不会像中国政府那样有善心。虽然有人抱怨农业银行没有提供足够的贷款给个人,但是一旦上市,它就连现在为数不多的小额贷款项目都保不住了。投资者的本性让他们只关注利润,这就让农业银行上亿农村客户的贷款前景更加黯淡了。

也有人推测中国农业银行会把其部分,甚至所有业务都剥离出去,成为一家纯粹的政策性银行。但是这一谣言得到了负责农业银行改制的官员的强烈批评。银行官员多次在公开场合坚持宣称,上市将会按计划进行,不会剥离或者打破银行的业务。

上市银行中也从来没有出现过政策性银行的身影。如果农业银行从农村市场撤出,谁会取而代之呢?对于如何解决农村经济问题,人们提出了很多解决方案,但是其中大多数方案都似乎避开了市场法则。管理中国银行系统的金融监管机构必须在盈利和社会福利中找到平衡,虽然这两者可能内在地相互矛盾。

北京的新焦点

中国的现状对其领导层来说,意味着一个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中国经济高达两位数的发展并没有把许多惠泽散播到广大农村。最近几年来,中国的高层领导致力于改善农民的状况。胡锦涛主席在2006年的全国人大发言中表示,中国的工业经济应该反哺农村,这一口号去年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呼应。

农村贷款的命运对于整个经济的发展至关重要。虽然城市里的工作机会让上亿农村劳动力转移到了城镇,但是还有7.5亿人口,也就是中国的三分之二人口依旧居住在农村地区。虽然农村居民的存款略高于城市人口,但是他们却很难贷到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陈剑波的说法曾得到了广泛的引用,他认为这导致了系统不平衡,也就是说农村存款在经济上支持工业发展。

北京重新关注中国农村的金融问题也要部分归功于外部因素。孟加拉乡村银行创始人穆罕默德?尤努斯因其在小额贷款的工作而赢得了2006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尤努斯得奖似乎对中国的监管机构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让中国小额贷款的明智的游说活动更加顺利。尤努斯获得诺贝尔奖后不久就来到北京,参加一个之前就安排好的小额贷款会议。

中国小额信贷促进会秘书长白澄宇说,"我们利用这次机会邀请了很多媒体对小额信贷进行报道,还安排尤努斯教授和政府官员见面。"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监管委员会、商务部和外交部的头面人物以及高级官员都接见了尤努斯。"这带了了很多积极的变化,"白澄宇表示。

中国政府在过去十年中,一直想改善小额贷款以及其它富有创意的农村金融项目,但是收效甚微。但是明年对于中国农村金融系统来说,会是至关重要的一年。农村金融蓄势待发,今年很可能会出现很多重大的变化,虽然这些变化只会在小范围内发生。有些变化已经发生,其中包括放宽对村级银行、村级互助基金以及小额贷款公司的政策有所放宽。另外一个将会对中国农村金融业产生重大影响的变化就是对现有机构的改革,包括中国农业银行计划上市,以及继续对中国农村信用社的机构和管理体制进行改革。

中国的银行监管机构第一次采取试探性的步骤,来推广以市场为导向的农村金融机构。

也有说法表示,农业银行将会更加关注贷款给大型国有企业,或者企业客户。有些人甚至怀疑,1979年从中央银行剥离出来的旨在服务中国农村经济的中国农业银行也许不再是一家真正的农业银行,它甚至会完全撤出举步艰难的农村市场。

变化和改革

只要回顾一下历史,就能理解农村信贷目前所面临的问题。多年以政策为导向的农村信贷让中国的两个主要农村信贷机构--中国农业银行和中国农村信用合作社陷入了巨额不良贷款中。中国农业银行是世界上网点最多的银行,而农村合作信用社则是一个由各地政府管理的集体所有农村存款和贷款合作社的网络。

中国已经开展了多个试点项目试图满足农村人口的金融服务需求。但是很多这样的试验都没有发展成为可以复制的商业模式。

在青海,梁富贤的部门在过去十年中向农民提供了1200万人民币的贷款。考虑到通货膨胀因素,平均贷款利率为12%,高于农业银行的普通贷款利率。但是"这个项目为偏远山区的村庄服务,"行政成本很容易就抵消了高利率带来的利润。

虽然小额贷款项目允许设置比普通银行贷款利率更高的利率,但是利率仍有上限,防止小农户成为高利贷的牺牲品。

王君是世界银行中国金融项目的主任。他认为,要想让农村信贷盈利,高利率是必不可少的,至少在回报率较高的畜牧业,应该采取高利率政策。"如果利润率高达100%或者200%,借款人为什么不愿意接受年利率20%到30%的贷款呢?"

同样,中国小村庄的主要信贷服务提供机构农村信用合作社也面临盈利的挑战。这些集体所有的农村存贷合作社直到最近之前都是由当地政府管理,在村里是一个独立运行的机构。因为贷款的决定权掌握在当地政府手中,而地方官员总是关心搞好当地的关系更胜于避免信贷风险,因此农村信用社以低还款率而闻名。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中央政府于2003年在当地和省的层面对农村信用合作社的管理进行了整合。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焦瑾璞最近公开表示,这些作法导致更少的贷款贷给小借款人,因为合作社把它们的资源都借给公司或者国有企业了。

长时间来,农村信用合作社是唯一在村级层面提供服务的金融机构,它们也很希望能够保护好自己的地盘。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农村金融室主任李谊青同时管理扶贫经济合作社项目,这也是中国运行时间最久的小额贷款项目之一。他说,地方上的农村合作社从前会通过广告和更低的贷款利率来低价竞争,争取更多的业务。"有时候就好像那个村子就是他们的地盘。我们想去村子里做项目,然后你就会看到当地农村合作社打出的标语,给新的’示范小额贷款项目’做广告。"但是和大多数小额贷款项目不一样的是,很多农村信用合作社有国家经济上的扶植,并不指望能盈利。

中国农村地区贷款难的问题已经引起公众越来越多的关注和讨论。面对这一形势,中国的金融监管机构也在采取行动,对国内农村金融机构进行改革。其中包括批准邮政储蓄银行,放宽建立小规模农村金融机构的限制。

邮政储蓄汇款所隶属于国家邮政系统,从前无权发放贷款。但是最近它得到许可,能够组建银行,为城镇和农村存款人提供有担保的小额贷款。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于2007年3月20日正式成立。其它变化还有:允许建立小额信贷项目的试点,村级互助基金,以及六个省在农村地区组建了村级银行。

虽然这些新的政策都在向好的方向迈进,但是这些项目仍在试点阶段,目前并没有得到中国大型国有银行的支持。

大部分新成立的村级银行的投资来自小型的城市商业银行。但是北京标准普尔的银行分析师廖强指出,这些投资"仅仅是象征性的"。"我不认为这对中大型的城市商业银行来说是靠谱的买卖,主要是因为这类融资还是属于关系融资的范畴。我不知道这块业务是否能成为这些银行切实可行或者能够盈利的业务。但是从目前来看,我不觉得这对银行的商业战略或资产有什么意义。"

希望的曙光

农村信用合作社以及其它得到政府支持的项目可能会对那些想走市场路线的农村金融项目形成竞争,成为后者的主要绊脚石。世界银行的王君说:"还有很多人认为农村金融和小额贷款在商业上不具备可持续性。他们相信农民是社会中很脆弱的群体,他们生产方式有限,机会有限,他们需要政府的支持。其中大部分人要求政府进行贴息,这是很有问题的。"

王君认为,北京的决策者应该作出明确的界定,哪些农村人口可以得到贴息,哪些不可以。"在农村金融这个很大的领域里,你不能把金融资源和政策资源混为一谈,"王君如是说。

还有其它哪些关键因素能够解决中国的小额贷款之困呢?坚持是关键,李谊青说。当扶贫经济合作社十年前发放第一轮贷款的时候,还款率非常低。李的团队派出由贷款官员和研究人员组成的小组前往那些没有偿还贷款的家庭,要求他们还款,不还就天天去。

人员是另外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李说常常有贷款官员利用农村信贷项目,为自己牟利。在地方上,裙带关系以及其它利益冲突非常猖獗。根据他管理多个小额信贷项目的经验,李强调招聘合格员工以及提供充分培训的重要性。小额信贷项目通常没有足够的预算从商业银行招聘信贷员,但是最优秀的信贷员一般都应该至少具备基础的会计知识。

最近几个月来,农村金融领域出现了曙光。穆罕默德?尤努斯建议中国考虑向私人投资者开放小型的信贷市场。也有传言说世界银行有计划成立三家小额信贷公司。该银行已经投资了数个中国的小额信贷项目,包括扶贫经济合作社。中国最大的政策性银行中国发展银行也在去年底签署了一项协议,向中国扶贫基金会提供一亿人民币,支持其小额信贷项目。

虽然大型国有银行还是没有对投资新的村级金融机构表示出什么兴趣,但是小型的城市商业银行已经在积极研究村级银行模式。到目前为止,这些银行是为数不多的几家试点村级银行的主要支持方。甚至连总部在伦敦的全球银行巨头汇丰银行也在近期宣布要进军农村金融市场。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